「香港人不是 1997 回归时,就知道中共专制独裁了吗?」乡

分类:时尚健康 633赞 2020-04-24 742次浏览
「香港人不是 1997 回归时,就知道中共专制独裁了吗?」乡

如果你有机会到现场看看,看看抗争者的年龄吧。

许多抗争者在九七前还是襁褓中的婴儿,你要他们反抗什幺?

这一次, 场上的抗争者, 大多数都是十几、二十头的年轻人, 三十岁已经算年纪比较大了。 为何过了二十二年才出来? 为何他们在九七的时候没有抵抗?那当然了, 他们在九七的时候才几岁, 不是儿童就是婴儿, 不然就是根本未出生, 你要他们反抗什幺呢?

这些人的童年可能就是在极度狭窄的环境生存,被父母虐打,面对因为生活精神压力而自杀的父母, 离婚再婚的双亲, 在街上被警察随意搜身检查, 在沉重的生活和读书压力下, 还要被上一代说是垃圾、废青。 长大后也看不到希望, 只有一些薪水很低工作量很大, 而且还要被客人恶劣对待的工作,鄙视。

他们享受过了什幺? 九七前的东西跟他们有何关係? 他们不跳舞, 也不会跑马, 生活的乐趣可能就只有打打电玩、手机。

年轻抗争者没有上一代的钱与地位,却有吓坏警察的勇气

他们大多并没有参与过雨伞革命与鱼蛋革命, 他们都是抗争的新手, 都很幼緻, 他们可以在公海 Telegram group 大声讲一些摆明会被警察抓的话, 他们会直接乘公共交通工具离开抗争现场然后被警察在终点站抓, 他们在战场退下后不会换衣服鞋子, 被警察用鞋子认出而抓走。 他们在前线可能连头盔眼罩口罩也没有, 毫无防备的面对催泪弹, 橡胶子弹与警棍。

但他们有的是上一代没有的勇气,上一代享受过马照跑, 舞照跳, 有更多的钱更多的地位和尊严, 但他们没有这些少年少女们的勇气。

我给你想像一下, 面前有拿着防暴盾的警察, 拿着棍, 冷笑着对着抗争者们, 他们总是狠狠的把人打到流血, 再用盾牌硬打下去, 哪怕只是一个带着眼镜的瘦弱少女, 他们也毫不留情, 发洩自己加班的痛恨把她们打到站不起来。

可是你会看到那些娇小的少女, 戴着头盔, 眼罩, 口罩, 背着背包, 穿着单薄的衣服与短裤, 然后在身边这样说,「我们还有什幺可以损失呢!现在不冲还等何时!等大家老了吗!你们这些男人还站在那里做什幺!」说罢就向前冲向重装的警察。

女生都这样勇敢的时候, 旁边的人也大多不管多危险也向前冲了, 拿着可以拿到的东西, 不论是栏桿、 伞子、 垃圾桶。 向前冲, 之后可能是被打到头破血流, 很多时连警察们看到这种勇猛的冲锋, 即使装备和训练有优势都会被吓倒。

恐怕带领冲锋的女生比起男生还要多, 还要只是十几二十几岁的少女。

反观大多中老年人,只是一味指责为香港而流血汗的抗争者

这种场合, 你不会看到多少个中老年人, 那些在 1997 年在人生黄金时期舞照跳马照跑的人, 你最常在网上看到他们, 评论年轻人怎样不更事、怎样闯祸、怎样没有见好就收、怎样中了计、怎样被人利用, 或者在网上投票要求前线的抗争者们:「你们看看网上公投的结果, 网上公投要你们散去, 你们应该散去」。

然后不断说你们的行为只会尽失民心, 会导致民意逆转, 不断的否定比他们更勇敢的下一代。 当然他们说的也不是错的, 因为他们所说的民心是他们自己。

如果你反对他们, 他们说你「分化」, 你想要积极一点, 他们就叫你「留力」, 他们甚至在抗争者有人死了后, 说出血债「票偿」这样的话, 叫大家不要再武力抗争了回去投票吧⋯⋯ 投那个连公平参选都不可能的残废选举。

我们也没有默默过了二十二年, 只是和那些赚足赚饱的上一代相比, 很多人年纪少, 社会资本少, 少到你不能在台湾的媒体上看到他们而已。 但他们的呼声不是第一天才这样, 只是小得大家听不到, 大家一直有说, 只是政府不理大人大多不理。

为了香港而流血汗, 为了香港而勇抗横暴, 为了香港而死。他们做到了。我们香港人的年轻一代无比的出色, 也以行动证明这不是空话, 作为香港人与有荣焉。 我是绝不想他们还要承受那些上一代两代的懦弱污名。